上杭文化信息网SHXX.SHANGHANG.GOV.CN

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百姓故事报
上杭百姓故事报第五期3版
发表日期:2014-10-15 [字体显示:  ] [收藏]  [打印]  [关闭]

童年记忆

◎吴红莲

 

   我的家乡在上杭,是一个客家小山村。我家的门前有一条小溪,溪水清澈干净。童年的记忆里,溪里有许许多多的小鱼、小虾。

   那时,小伙伴们,一大帮子,打着松明火把,到邻村去看木偶戏。邻村很近,沿着蜿蜒的石砌路,翻过一座小山包便是。一路上,大家嘻嘻哈哈,边走边闹。爬上山岙,看见山下的村子里灯火通明处,戏早已开演了。伊伊吖吖的高腔戏里黄溜子的道白,随着晚风传来:“欺欺槽、欺欺槽,行到回龙白石角。虾公鱼仔一角落,捉啊倒,煎个煎,烤个烤,食哩冇事件,日日门口就打欺槽(浪荡的意思)。”

   说到鱼,便是在逢年过节宰鸡杀鸭后,在小溪边清理鸡肠鸭肠的事,印象最深。溪水清清,鱼儿群群。鱼儿拖着肠子的一头,鱼尾一拨一拨地往后退,不急也不乱。孩子们看得眼真,顺着,倏地一扯。那鱼跟着,落在岸上,啪地一声。那鱼多是石斑。我们记得,在白石板上,噼啪乱跳,鱼不能离开水嘛!鱼身两侧的铮亮钢蓝,叫人一辈子也忘不了。

   小手舀些水,石斑盛在搪瓷盆里。有水,就不用担心它们会挺掉。扯上十个八个后,怕家里人要等,同着翻洗干净的内脏带回家去。

   姐姐订婚了,我们很高兴。出嫁那天,亲戚们都来了。客人那么多,要备好多桌的酒席。姐姐在闺房里哭,也不羞,我们不理解。时辰到了,妆早已扮好,要起身出门了。父母亲掩在门后,似乎也伤心。来接亲的一大帮子,很笑面,很谦和。提着带风罩的洋油灯,带来很多聘礼。最记得的是糯米粉做的烙饼。大张的,一公分厚的样子,有小斗笠那么大。我看我的母亲做过。大锅里,把猪油加热。糯米粉揉成大小合适的团子,原团按在锅底,吱吱地响。然后,右手的五指大张,轻轻地摁压,一边旋转,在锅壁上索索地响。越摊越扁,那饼就变大了。这一面烙得差不多了,便五指紧贴饼子的圆心处,左手捏住饼沿,“啪”地一声,翻转过来,又贴回了大锅里,烙另外一面。如此反复几次,直到两边的饼面泛黄,即可起锅了。香气在灶房里弥漫开来。

   出嫁的队伍,喜气洋洋地出发了。姐姐头顶红头帕,由伴娘搀着一边。另一边,有个伴娘撑着大布伞,是习俗。我们也要去,叫陪嫁。我和哥哥用一根去皮了的细杉木做杠,扛着红布巾系着的嫁妆,一颤一颤地走。那时的嫁妆是一个大皮箱,粉红色的。里面装着一些东西。记得有一个抽口红布袋子,里边有两块袁大头和红包。袁大头是银器,父亲给的。送给女儿女婿,希望她们一家以后能发富发贵。红包是亲戚们给的礼钱,客家话喊做坠腰,是压箱角的。皮箱子里还装有新房里必用的挂红,流苏坠着的一对金属蚊帐钩、几枚红枣、数颗莲子,洁白的苎麻绳,两扎,已经拉好,捆成8字形,中部牵了细条的红纸,纳布鞋底可用,等等。

   做杠的细杉木的顶不能截,要留细杉树树心周围的几枝杉毛。谐客家话的意,祈愿姐姐出嫁到婆家后,子嗣多,儿孙贤。我的个头矮,走在前面,那皮箱总要磕到我的臀。

   一转眼,姐姐已经六十开外,都做了好几回奶奶了,这些童年记忆,却依然珍藏在我的心里。

 神奇的显影

●陈旺贤

 

   有一天,我和我的老叔聊天。忽然,他聊起一件神奇的故事;于是,我怀着好奇心,在老叔的陪同下来到这寺院。

   它坐落在旧县河畔五谷壁,我们从旧县车站右旁顺着一条水泥小路,走过二道拐,即见到“古中峰”寺院。

   进入大门,眼前呈现一尊弥勒菩萨。转入大堂正殿,门楣悬挂着雄浑遒劲的“大雄宝殿”四个大字,红底黑字,熠熠生辉。在老叔的指点下,我仔细地观察了这“大雄宝殿”四个大字好久好久,终于,我发现,果真有着神奇的显影。就在“大雄宝殿”的上面、下面、左边、右边其影子在不断自然闪动。据常到这里的人说:无论天睛还是下雨仍是一样,众多观望的人们到目前还是不解其故?

“古中峰”原先为一处历史悠久的紫金山名胜古迹,发展过程要从几百几千年说起......

   相传小河里(今日的旧县镇)这块富饶迷人的古邑之地,由于地处沿河两岸,连年洪捞灾害严重,有人讲问题就出在小河里溪潭中曾有一水怪(水牛精)在作祟,长期作恶,残害生灵,黎民百姓无法安宁。因而,当地流传民谣一首:“小河乡里洪魔狂;语口群黎哭断肠。街似废墟人受罪,遭灾无家悒心荒。”此事,触动了功德施主,便牵头在紫金山的半山腰岭峰上建造一座寺院,保佑本郡方境之内,“神王永固,帝道遐龄,家家无灾,户户安康,子孙辈辈荣昌,家道兴隆,吉祥如意”。朝神拜佛者,接踵而来……寺院缠绕金山中峰,便以“古中峰”取名。

   再说水怪:在水患泛滥时期,来到小河里溪潭里经无数岁月的淘炼,具备了幻代成人的本领,春夏雨季,暴雨连连,洪峰暴发,水怪充当爪牙,兴风作浪,给这片土地和人们带来无数的灾难,此事便惊动了“古中峰”的佛祖佛仙,愤慨万分,甚觉水怪不除,治水难成。——上请日月星辰督阵,下请金木水火土神助战,布兵防守。就在水怪出来作怪时,奋力剿杀,让其不出水面,这样才得到安宁。自“古中峰”寺院建造之后,当地年年风调雨顺,岁岁五谷丰登,黎民安居乐业,幸福安康。

   明智的古人对解释不清的事物,总有个奇异的相传。

   如今,紫金山开发,“古中峰”寺院已迁移到旧县车站背后五谷壁新建,当地村民和十里八乡善男信女纷纷前来朝拜,在建庙祀之,长年香火旺盛。在这寺院里,冬暖夏凉,空气清新,乃休闲小憩的好去处。

 千家村易名“珊瑚村”

 

 

   上杭官庄园通山下,汀江河畔,依山傍水处有一个美丽富饶的村庄,山上的万股山泉汇聚成两条清溪,呈“八”字形分南北两向注入汀江。两溪相交处是隆起的宽阔阳段农田,活像大腹便便的弥勒佛的肚皮。数百年来,“肚皮”上一直聚居着“陈胡雷林梁,王罗朱潘石,饶华张周郭等”十五姓人家千户以上,故称“千家村”。

   千家村,也叫珊瑚村。据说,明朝万历年间,村人胡月广公出任广东海丰县知县。一日,胡知县率侍从去海岸观海上日出,只见沿途老少妇孺望海长号,妻啼子哭。仔细打听,原来,海丰县内到处是荒山秃岭,百姓无田可耕,男人们便出海捕鱼,换粮糊口。谁料头一天晚上突发一场台风,渔船未归,料想男人们已葬身鱼腹,故个个伤心落泪。胡知县怅然转身,却见百里山野,杂草丛生,千里滩涂,油光闪闪,心想:何不发动百姓围海垦田,男子捕鱼,女子耕种,岂不是鱼虾满仓,稻黄麦熟,“海丰”又能“陆丰”呢?回衙后,他立即布告全县军民,奖励垦植,并修书着令三位壮汉前往家乡千家村学习农业耕作技术。数年后,只见沿海陆地麦浪滚滚,稻花飘香。皇帝大喜,准奏颁旨,另辟新县——陆丰。海陆丰百姓笑逐颜开,齐声称赞胡知县“体恤民情,恩泽似海”。

   数年后,胡知县告老还乡。沿途,百姓十里相送,并捧上一盆盆琳琅满目的当地特产——珊瑚石赠与胡月广,寓意:心,像珊瑚石一样晶莹美好。月广公将珊瑚石带回家乡,分赠千家。从此,珊瑚村的美称就取代千家村了。

 

         (讲述人:石三 调查人:苏剑 整理人:李伯庠、钟震东)

 

  
收藏】 【打印】 【关闭

主办:上杭县文化体育出版局  承办与制作:上杭县图书馆 技术支持:上杭县数字上杭建设办公室
闽ICP备09032653号 联系电话:0597-3889252 E-Mail:tsg@shanghang.gov.cn